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资讯 > 专题 >

徐宪平: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看互联网时代的危机管理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0-03-07 21:54 浏览: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徐宪平: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看互联网时代的危机管理 ——几点看法、思考和建议

play 徐宪平: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看互联网时代危机管理 ——几点看法、思考和建议

  原标题:光华在线 |徐宪平教授: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看互联网时代危机管理 ——几点看法、思考和建议

  来源: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作者:徐宪平

徐宪平: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看互联网时代的危机管理

  视频来源:光华思想力系列公开课第八讲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始于武汉,席卷全国,已成为继2003年非典后又一个特别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目前,累计确诊病例已达8万多例,死亡3000多人,湖北成为重灾区,其他30个省份加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包括台湾地区无一幸免。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30多个国家或地区对中国公民实施入境管制。这场危机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以及国际影响,不可小觑。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危机,一次大考。谈到危机,《辞海》中的表述是“潜伏的祸害或危险,亦指严重困难的关头。”而危机管理是指政府、企业、个人或社会组织为预测危机、防范危机、处置危机以及危机善后所采取的一系列管理行为的总称。曾有研究机构对《财富》杂志排名500强企业的CEO进行专项调查,80%的人认为,现代组织面对危机,就如同人们面对死亡一样,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与传统危机管理相比,互联网时代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技术所具有的新特性,使危机表现形式、演变过程变得更加复杂多样,危机发生的风险更高,影响的范围更广,处置的难度更大。从这次疫情防控来看,很有必要对互联网时代的危机管理进行深入研究思考。基于以往的实践和近年的研究与教学,我谈几点看法、思考和建议。

  1

  互联网时代危机管理的五个主要挑战

  以信息化、网络化为核心特征的互联网时代,世界已变成一个“鸡犬之声相闻”的地球村,人们也不再“老死不相往来”。互联网开辟和形成了政治参与的新渠道、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社会生活的新空间、文化传播的新途径、公共服务的新平台和国家治理的新领域。在这样一个新的历史背景下,危机管理面临诸多的挑战,从传播、演变、主体、形态等多个维度呈现出鲜明的特征。

  (一)信息的扩散性。扩散性是指互联网时代危机事件扩散的速度、广度、深度,与以相互隔离、相互封闭的通信网络为手段的年代相比,发生了颠覆性变化。可以概括为四句话:一是“光子级”传播,信息传播插上了翅膀,像光子那样具有最快速度,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地方的突发事件,一张图片、一段视频,便可通过网络瞬间传遍全国乃至世界。二是“夸克级”连接,如同夸克这一极其微小的粒子一样,互联网能够实现人与人之间即最小信息源的连接,“人人有群、群外有群”,从而形成最大信息场,这是一个信息泛在、连接一切的时代。三是“扁平化”分布,信息传播呈现典型的二元结构,多层次的金字塔架构被颠覆,通过微信、微博、抖音、自媒体等新型传播方式,既有“点对点”连接,又有“点对面”连接,既有视频、语音连接,又有树形、星形连接。四是“永久性”存储,人们可以用很小的成本获取、存储海量的信息,实现随用随取随存,信息数据“晒在网上、存在云端”,好的与坏的都永久保留,成为“抹不去的痕迹”。

  在这次疫情防控中,被民间称之为“吹哨人”的武汉市医生李文亮,2月6日21点30分,微信传出他因新冠肺炎感染去世的消息,当晚23点25分,世界卫生组织就发推特悼念;根据百度排名和微信搜索指数,2月7日其搜索热度与影响人群日环比超过542%,相关信息达到670万条,负面情绪占比高达66.9%。同时,网上也传出“哈佛大学降半旗致哀”的虚假信息。当天,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就群众反映的李文亮医生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舆情才得以平息。

  (二)网络的开放性。开放性是互联网的天然属性,它使得互联网时代危机的发生、发展没有多少秘密可言。互联网超越时空、种族、国别界限,打破血缘、地缘、人缘封闭状态,在信息传播上,没有空间的距离,没有时间的差异,没有物理的阻隔。过去,人与人之间、单位与单位之间、政府与社会组织之间,面临“信息鸿沟”,存在巨大的不对称,信息主要掌握在官方,掌握在上面,民间、基层难以知晓。现在,只要有一部手机或电脑,人们就可以通过网络获取、发布各种信息。互联网分散式的体系结构,包交换的连接方式,导致任何技术手段都难以完全控制信息的传播,甲路不通乙路通,一条条信息通过不同传输路径得到公开传播、公开关注、公开评价。

  开放性带来极大的透明度,使危机事件发生、发展的过程充分暴露在社会面前。在这次疫情防控中,从2019年12月30日武汉民间在微信群里发出疫情警示信息,到2020年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这25天关于疫情发展的动向,被媒体和网民收集整理,挂在网上,分析评点,使前期事态一览无余。

  (三)社会的互动性。互动性是互联网的魅力所在,互联网的影响力、凝聚力建立在互动的基础上。互动性带来共享性、多元化。互联网把大众传播与人际传播融为一体。这个宽泛的、广义的、开放的平台,既是大众之间互动的公共工具,又有私人之间互动的隐秘空间。海量的信息、海量的数据、海量的用户,汇集在同一个网络平台上,深度交流,跨界融合,相互学习,相互渗透。它比任何一种方式都能更广泛、更深入、更有效、更便捷地进行信息、知识和思想的交换。

  这种互动性也放大了危机演变的风险。各种声音,如正义与邪恶、强势与弱势、真相与谣言、信任与怀疑、社会争议与仇恨煽动等,交织在一起,难以辨识,难以控制。互动性同时产生巨大的裂变催化效应,可以使小危机演变为大危机,单一危机发展为复合危机,A危机衍生出相关度不高的B危机。2015年8月,天津港危险品仓库爆炸事件,由于应对不当,主官避战,官媒失声,次生危机接连发生,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和批评,最后从一起安全事故危机演变成地方政府公信危机。

关键词: 互联 管理 危机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