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资讯 > 健康 >

广西孙瑜"呆萝卜"年烧十亿扩张无度 卖车关店挣扎生死线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19-12-03 11:33 浏览:

(原标题:“呆萝卜”年烧十亿扩张无度 卖车关店挣扎生死线)


广西孙瑜


时代周报记者 陈婷 发自杭州

冬吃萝卜,但不到10天,生鲜电商呆萝卜上演了一场“滑铁卢”。

11月21日,呆萝卜被曝欠薪。

22日,部分供应商围堵呆萝卜合肥总部。

同日,呆萝卜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表示,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

随后,各地呆萝卜门店开始呈歇业状态。

11月29日,时代周报记者赶赴呆萝卜杭州中心,只见人去楼空,所在办公大楼入口处便利店的工作人员表示:“那家公司所有的人员在几天内全走了。”

28日晚上,呆萝卜CTO刘峰在朋友圈发表图文称,呆萝卜杭州中心已于当天关闭,并称所有该中心员工都已安置完毕。

11月29日,呆萝卜杭州中心产研团队前端负责人浪客(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否认刘峰的说法,并称:“杭州中心26日就已经没人了,所有人都在那天被要求办完所有的离职。”

浪客还表示,目前,呆萝卜欠杭州中心300余员工两个月的工资,所有员工11月社保公积金全断,“这对部分人意味着等于不能买房、不能摇号买车,要重新积累两年”。

事实上,呆萝卜的资金缺口不仅是员工的工资。

12月1日,据一名呆萝卜合肥供应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据李阳透露,目前呆萝卜的资金缺口除所有员工工资5000万元外,还有合伙人的押金4000多万元、顾客的充值金额5800万元,以及欠供应商的金额1.5亿元。

这是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欠款数字。

天眼查显示,去年8月开始,呆萝卜通过3次融资获得超过7亿元。

从7亿元融资到3亿元资金缺口,是什么让呆萝卜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成为了一只吃钱的“猛兽”?

创始人变卖名车偿付工资

天眼查显示,呆萝卜运营主体为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注册资本为5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阳,同时为大股东和最终受益人。

根据其股权结构,李阳为最大股东,持股90%。

危机爆发前,呆萝卜在安徽、江苏、河南、湖北四省19城拥有超过1000家门店和3000多名员工。

11月27日,李阳在众多员工的围堵中表示:“目前公司的账面上只有100万元。”

他还表示,除了宣告破产之外,唯一的办法是公司重新发展起来,他才有可能还钱。

当天,李阳表示,他将卖掉名下价值总计500万元的三辆车,用于给合肥员工发放工资。

“合肥地区工资总共是590万元,剩下的90万元,我10天之内也会给大家,先把工资发了可以吗?”李阳在现场和自己的员工“商量”道。

但他表示,杭州中心包括产研团队在内的员工工资超过3000万元,他目前实在无力支付。

比较幸运的是南京和马鞍山当地的员工。

据李阳表示,呆萝卜已经在政府的监督下,变卖了当地资产。比如南京,变卖了280万元仓库冻品,用于员工发工资。

11月29日,呆萝卜合肥总部员工余田(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李阳之所以承诺卖车都要发合肥员工的工资,是因为李阳希望合肥地区的业务能够“挺下去”。

根据李阳在11月27日透露的解决方案,呆萝卜将如壮士断腕一般割掉芜湖、南京、马鞍山等其他所有城市的业务,只保留合肥的业务。

在时代周报记者于呆萝卜南京维权群中得到的视频中,李阳给出了原因:“为什么保合肥?不是因为合肥规模最大,是因为合肥最接近盈利!把其他业务砍掉,我们就可以用一个多月让合肥盈利,公司盈利就可以继续融到资。”

安抚完合肥员工之后,李阳也暂时安抚住了合肥地区供应商。

上述合肥供应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呆萝卜方面给予他们的解决方案是“债转股”,并承诺如果他们恢复供货,货款将予以现结。

“现款现结我们愿意供,如果合肥呆萝卜能存续下来,货款还可能拿到”。供应商说。

12月1日,一名合肥门店的店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门店目前正常营业中。“部分业绩好的店已经恢复营业,准备慢慢做起来。如果还能坚持我们就坚持。”

不过,内部员工对此并不具有信心。虽然李阳承诺卖车支付合肥地区员工工资,但据多名呆萝卜合肥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截至12月2日,他们尚未收到工资。

“供应商希望呆萝卜能活下去,但李阳只顾及外部,不顾及内部,内部没有运营起来不知道该怎么活。”余田说道。

一年烧光7亿元融资

这家成立4年的公司,到底亏了多少钱?

11月25日,李阳在公众号上透露,去年8月以来,呆萝卜一共获得了7亿多元人民币等值美元的融资,也就是说,加上呆萝卜目前的资金窟窿3亿元,一年多里,呆萝卜亏损超过10亿元。

对于这笔钱的用途,李阳连日来有过多次表述。

11月25日,公众号中,李阳表示,融到的所有钱都投入公司发展当中。

11月27日,李阳向员工们解释,呆萝卜花了一个多亿在南京,三四千万元在芜湖,三四千万元在马鞍山。

此外,李阳也曾公开表示,这笔融资花在了用户拉新、团队扩充、门店扩展和供应链建设上。

上述合肥供应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合肥的员工告诉我,呆萝卜每天的流水是400万元,那么一个月的流水估算就是1.2个亿元。”

呆萝卜的“烧钱”,体现在追求低价的过度补贴以及扩张过度。

“以前‘一分购’活动很多,后来慢慢就少了。呆萝卜的货价格的确便宜,蔬菜比市场价便宜40%?50%。”11月29日,合肥某呆萝卜门店的店长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道。

12月1日,有生鲜电商运营经验的广州芸谷科技有限公司CEO宋旸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为了长期维持这个价格,呆萝卜的亏损是必然的。

“在销售价比市场价便宜40%的情况下,售价基本上就是它的进货价。这种情况下,如果门店店主不赔钱,那么呆萝卜很大可能需要补贴供应链。此外,还要贴进去全部的人员和物流成本等。”宋旸说道,“如果采购成本控制不住,那么亏得就更多。”

也就是说,呆萝卜多开一家门店,就多亏一份钱。

数据显示,从2016年6月呆萝卜在合肥开第一家门店开始,到如今的超过1000家门店,其扩张速度堪称惊人。

11月25日,李阳在公众号文章中表示:“我们对增长的预期与需求太高,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

事实上,通过前期的亏损获得用户流量是生鲜电商经营的常态。

11月30日,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生鲜电商领域的竞争中,企业需要较为充足的资金用于在早期打品牌、拉用户流量,这样持续一段时间后,平台才能够在用户规模上占有优势。当用户体验被认可且用户规模足够大时,平台才会认为自己有了护城河。”

难以达成的盈利

但这并不代表着生鲜电商一定会长期亏损。

事件爆发前的11月6日,呆萝卜发表文章表示,生鲜零售的重要壁垒,是规模效益,如果有足够多的网点和密集度,在供应链采购、后端物流成本等方方面面都可以获得非常大的主动优势。

“在相当高的区域覆盖密度的情况下,生鲜电商可以得到良性的资金周转平衡。”11月30日,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在呆萝卜经营业务所有区域中,只有合肥区域满足“相当高的”区域覆盖密度的要求。这也是李阳说合肥地区呆萝卜有可能实现盈利的原因。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