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 > 资讯 > 新闻 >

男童长江踩水溺亡结果令人唏嘘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18-09-09 19:17 浏览:

原标题:男童长江踩水溺亡结果令人唏嘘

   天气炎热不少人喜欢去河里游泳,但是小朋友一定要注意,一定要有家长的陪同。每年游泳溺亡的不计其数,家长一定要注意!近日一男童不幸溺亡,到底怎么回事?谁的责任?赔偿多少钱?一起来看具体报道!

2017年6月18日下午2点左右,宜宾南岸城区长江公园水幕电影附近长江边,10岁男童徐某为捡拾被冲走的鞋子落水,岸边市民跳江营救未果。三天后,徐某浮出江面,已溺亡。2018年9月9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宜宾市翠屏区人民法院获悉,事发后徐某父母向与徐某同行的唯一成年人陈某主张民事权利,要求赔偿各类损失581913元,经翠屏区、宜宾市两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陈某承担15%责任,赔偿人民币87286.95元。

10岁男童长江踩水溺亡 同行唯一成年人被判赔8万多▲徐某落水大概位置

案件回放:10龄童长江踩水溺亡

据翠屏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7年6月18日中午1时左右,陈某(成年人)带骑自行车的侄儿陈乙(化名,未成年人)一起到滨江路玩耍,在经过长江路小学门口时,遇到同样骑着自行车的徐某(未成年人)。徐某与陈乙认识且关系好。陈乙称自己要去滨江路散步,徐某要求跟随一起去。陈乙和陈某均未拒绝,且同徐某一 起到宜宾南岸城区长江滨江路。

途中,陈乙向徐某说要去(长江浅水区域)泡脚,徐某也跟着去了。三人在滨江路水幕电影处越过长江公园管理处设置的“严禁市民到江边踩水”的警戒带,到达长江边浅水区域。被告陈某也同徐某、陈乙一起在长江浅水区域水中踩水泡脚。其间,徐某的鞋子掉进长江水中,为捡鞋子,徐某不慎掉落长江中,被江水冲走后溺水死亡。

10岁男童长江踩水溺亡 同行唯一成年人被判赔8万多▲事发后警方赶来调查。网友供图

警方介入调查后,认为徐某溺水死亡并无相应证据证明系由他人蓄意所致,故认定为意外事件。此后, 徐某父母徐乙、刘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陈某赔偿死亡赔偿金524100元、丧葬费27756.3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误工费3867元。

翠屏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原告徐乙、刘某因徐某溺水死亡造成的损失共计581913元,被告陈某承担15%的赔偿责任,即87286.95元(581913元×15%)。

2018年9月9日上午,陈某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虽然自己感觉有点冤,但是尊重法院判决。而一审宣判后原告不服,提出上诉,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目前,陈某已向原告支付了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额。

法官说法:被告与徐某溺亡有因果关系

徐某溺亡承担相应赔偿责 任并不冤枉。

具体分析如下:徐某仅有10岁,其并不具备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 行为控制、安全意识都相对较弱。而被告陈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携其侄儿陈乙外出玩耍时,对碰面后就一直跟随其和陈乙一起玩耍的徐某,并没有口头或者以自己的行为明确拒绝徐某跟随玩耍。陈某虽然不认识徐某,但徐某与陈某的侄儿陈乙是朋友,也是当时的玩伴。

作为三人中唯一成年人的陈某,既然没有拒绝徐某的加入,那么对加入进来的陈乙的玩伴徐某也有临时性的管理监护义务。该义务的具体范畴难以界定,但至少应包括避免使徐某的生命安全受到非人为因素的威胁。虽然是陈乙首先提议在江边泡脚,但作为三人中唯一的成年人,即陈乙的临时监管人陈某,并未否定陈乙的提议,还同陈乙、徐某一起越过长江公园管理处,为提醒市民因江水上涨而设置的“不要到江边玩耍”警戒线到江边泡脚踩水,使徐某的生命处于危险升高的状态。

法官表示,被告陈某疏忽危险而决定在江水上涨且被明确警戒的情况下同意并陪伴陈乙、徐某到江边耍水,在耍水时虽口头提醒“要在上面泡脚”,但在当时客观危险性极大的情况下,被告仅仅“口头警告”并未完全履行其临时的监管义务,此时被告陈某的义务应是制止、劝阻,而被告陈某仅系履行了劝的义务,制止及阻拦义务并未履行,即并没有采取适当的、可行的安全措施,防止危险的发生。

10岁男童长江踩水溺亡 同行唯一成年人被判赔8万多▲事发时警戒线及安全提示牌

综上,被告与徐某溺水死亡这一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徐某溺水时已年满10周岁,对危险也应有一定的认知,故徐某对自己溺水死亡也有一定的责任;徐某的父母对徐某未尽到监护管理义务,对徐某溺水死亡应承担相应责任。因此,酌情确认被告陈某承担15%的赔偿责任。

10岁男童长江踩水溺亡 同行唯一成年人被判赔8万多▲长江亲水步道处市民踩水游玩

律师看法:被告人承担赔偿责任不冤枉

四川明炬(龙泉驿)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仁根认为:未成年的法定监护人是其父母,负有教育、看护、保障孩子安全的义务,本案中孩子脱离父母视线,私自进行玩水的危险行为并最终导致死亡,父母具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又因孩子已年满十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江边玩水具有一定的危险认知能力, 应对自身行为负一定责任,且没有谁对其故意伤害,属于意外事件。

王仁根表示,本案中被告陈某作为事件中唯一的成年人,虽没有法定监护义务,却因默许孩子跟其玩水的先行行为,负有临时照管义务,对孩子徐某的意外死亡,陈某存在一定过失。“依据侵权责任法,法院酌情判其承担责任,是合法,也是合理的。”

四川有同律师事务所张柄尧律师认为,陈某作为同行三人中唯一的成年人,承担着“作为义务”。“既然有义务,没有尽职,就要承担责任。”张柄尧律师表示,如果三人都是成年人,就是相约冒险,一般不承担责任。而本案中,除陈某外,两人均系未成年人,因此陈某有“作为义务”,对徐某溺亡承担相应赔偿责 任并不冤枉。

学生溺亡索赔被驳  

据半岛晨报8月29日报道,2016年暑期,1名中学生和3 名小学生在金州北大河水库野浴时发生意外,4 名学生全部溺亡。事发后,有遇难学生父母将学校、水库管理部门起诉到法院索赔,一审法院驳回了家属的诉讼请求。家属提起上诉,但未在规定日期内缴纳上诉费,法院依法裁定按撤诉处理。

四少年野浴溺亡

2016 年7月13日傍晚,一名涉事学生的家长给孩子所在班级的老师打电话,称孩子没有回家,请老师帮助查找。老师联系全体家长并组织寻找,随后发现另有3名学生也同时处于失联状态,于是立即报警。

经有关方面和大连蓝天救援队搜寻,最终在金州二十里堡水源地水库岸边发现4 套学生衣服,并在巡查水面时发现一名学生遗体。后经搜寻,4名学生的遗体全部找到。

监护人起诉索赔

事发后,遇难者学生小峰(化名)的父母将大连市水务局、大连市自来水集团有限公司、金州区九里小学起诉到法院,要求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合计43万余元。小峰父母认为,水务局及自来水公司并没有尽到相应的管理及安全注意义务,致使四名孩子溺水身亡。而小峰所在九里小学,也没尽到对学生的安全教育义务。

水务局、自来水公司辩称,已经尽到了管理和安全提示义务,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学校称已尽到教育、管理和保护责任。

法院查明,案发时,小峰系九里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时值九里小学期末考试批卷,学生放假期间。放假前,学校通过主题班会、升旗仪式讲话、班主任日常管理等多种形式对学生进行了安全教育。

案发地点距九里小学约十余公里,乘车无法直接抵达,需要步行500米,期间几无道路可行,个别处需手足并用方能通过且有干枯荆棘缠腿。两旁均架设铁丝护栏围挡,铁丝护栏上立有 " 水源重地禁止入内 "" 严禁在此垂钓玩水 " 的警示标牌。2016年7月,水务部门多次在媒体上刊登通告,提醒市民远离河流、水库等危险地带。

法院认为监护人监护不力

法院审理认为,游泳是一项极具人身危险性的运动,不会游泳者下水游泳,其危险性更是不言而喻。游泳者出现危险不是游泳者以外人员所能控制,参与者有可能成为危险后果的实际承担者,而水源的管理者不应为此付出代价。案涉水库作为大连市市控饮用水水源之一,四周架设铁丝护栏和警示标语,其作用不仅是起到阻挡的作用,更重要的还是提醒水库管理者以外人员不准进入水库的保护区,更不允许下水游泳。

小峰作为一名已满13周岁的小学五年级学生,虽然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但已具备一定分辨是非、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和能力,其受到的教育应该知道游泳具有危险性的常识,也应该知道水库四周设有铁丝护栏和警示标识的含义,应当预见到进入水库游泳可能导致的后果。小峰在不会游泳或者不熟练游泳的情况下,无视水库管理者设置的铁丝网的阻拦和警示标识,私自进入水库保护区下水游泳导致溺水死亡,由此造成的后果应由其自行承担。父母作为监护人,应当履行对未成年子女保护和教育的监护职责。小峰的监护人,在学校放假期间放任小峰和伙伴们到较为偏僻的水库玩耍,且没有成年亲属的陪同,其行为本身即具有危险性,二原告应当预见到而没有预见到,案涉的损害后果与二原告疏于安全教育、管理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其应该承担监护不力的责任。

诉讼请求遭驳回

依据法律规定,安全保障义务是指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员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应尽的合理限度范围内的使他人免受人身损害的义务。案涉水库是大连市市控饮用水水源地之一,位置偏僻,远离村庄和公共道路,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公共场所,不应对正常生活的人们产生危险或者安全隐患。自来水公司系案涉水库的管理者,其有权享用环保部门为防止水源地发生污染等危险事故的发生,在水库四周架设的铁丝护栏,且在水库周围多处设置了明显的警示标语,明确禁止入库戏水、游泳等,以引起欲进入水库者的注意,应当认定其已尽到了管理者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善意的安全注意义务的职责,自来水公司对不应承担安全保障义务;水务局并非自来水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其对自来水公司已尽到行业管理义务;九里小学在职责范围内对学生尽到了安全教育义务;三被告不应对小峰的死亡后果承担赔偿责任。

2017年12月7日,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遇难学生家属的诉讼请求。

未缴费按撤诉处理

一审宣判后,小峰父母不服,提起上诉。

案件审理过程中,小峰父母申请减、免、缓交上诉费,经法院主管部门审批同意其缓交诉讼费至二审立案之日起两个月,但小峰父母超过诉讼费缓交期限仍未依法缴纳上诉费。

近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本案按小峰父母撤诉处理。

此外,还有另外两名遇难学生家属也没有在规定期限内缴纳上诉费,均被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关键词: 唏嘘 男童 长江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