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 > 资讯 > 娱乐 >

当年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薛飞杜宪事件揭秘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17-05-03 03:16 浏览:

薛飞与黄胄、范曾、臧伯良、陈道明、杜宪

 

薛飞杜宪事件真相 当年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杜宪(1954年9月23日--)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为最高学府--清华大学的教授,她日后在荧屏上端庄大方的气质,与其家风不无关系。杜宪16岁 初中毕业,正值文革乱世,高中是没的读了。本来她也难逃“上山下乡”的命运,那同代人铁定的人生之路。但是杜宪恰巧碰上了一个“招工”机会,进入了北京人 民轴承厂。不过这和当知青实在也相差无几:该厂位于燕山山脉的一个褶皱里--门头沟,举目尽是石多林稀的群峰叠嶂,蜿蜒的山梁间或点缀著颓然倾圮的前朝城 堞。它离北京已不近,离杜宪家住的清华园就更远了。

 

薛飞杜宪事件真相-杜宪照片

   当时恰是“备战备荒”的非常年代,这座山沟里的工厂实行准军事化,已不再分车间,而是划成一个一个连队。杜宪被分配到后勤连--即是解决一千多职工 “民生”°问题的大食堂。杜宪在伙房里一干就是七年,从揉面烙饼蒸馒头到切肉剁馅掌勺,十八般厨艺都上过手。但杜宪的看家本领是往本应煎或炒的大锅菜里加 一瓢水--“这样不容易糊锅,”她解释说。菜之色香味虽因此而欠佳,但在公共食堂,这显然不如“炒糊锅”的过失那么重大。经过大伙房“粗放”准则的熏染, 杜宪后来的“家政”并不十分过关,及格而已。当然,她在食堂七年,毕竟“·当灶”的次数少而“凭窗”的时候多。山沟里没有别的饭馆,职工们一天三顿都得到 食堂的多个窗口排队。不知不觉地,杜宪当值的窗口,队排得总是最长。杜宪一直以为是自己卖饭菜的手脚比别人麻利,殊不知在这荒野中之大工厂的男人世界里, “可餐”的东西实在太少,而杜宪的脸蛋嵌在售饭窗口中,本身就是一幅赏心悦目的作品。

1977年“文革”宣布结束,并恢复全国高考。 极偶然地,北京广播学院在门头沟有个招生点。杜宪这株“空谷幽兰”抱著姑且一试的心情,报名参加了初 试。当年在门头沟招摄影、播音两个专业。十年蹉跎,人才积压了一大堆,“叹时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小小的招生点变成了人头攒动的大庙 会,许多来者技艺压身。单说播音专业,应试的大都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队员、四乡的人民公社广播站播音员。他们的发音久经毛语录、党报社论、革命大批判 文章的锤炼,简直有著刺刀的锋利、斧头的力度,更如枪膛里来复线一般严谨精确,挟著“毛式话语”¨那居高临下、挡我者死的势能。

口试内容是一篇少数民族战士“贾贾哈古”所写的参加建设毛主席纪念堂的文章。杜宪听人家抑扬顿挫的朗诵,自己的气先虚了。文章本身并不拗口,都是当时耳熟能详的“党八股”,但作者的名字真够刁钻的,杜宪总是念不顺,才读了一半,就被打断--“行了,别念了。”

   说来也巧,其时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播音班子严重地青黄不接,资深播音员李娟,吕大渝亲自到考场试图直接挑人,不知怎的,当时就看中了杜宪,并劝说她这就 到电视台工作,别再赶高考这科场”了。她们说:“后面还有文化考试,你不一定行”¨那时,电视很不普及,杜宪并不很清楚这是个什么行当,她倒是应承了。但 等到中央电视台去门头沟调她的档案时,档案已被招生办调走了。原来,杜宪刚过了合格线,后来被北京广播学院录取了。

中央电视台只好临 时发掘了一位“新秀”,此人面相倒是端正朴实,一副“红五类”气质,只是念新闻稿老念大白字。当时的北京电视观众总记不住她的名字, 干脆直呼其绰号--“水赖”。只因当时电视节目乏善可陈,《动物世界》的收视率几乎是最高的。一次这位新秀于众目睽睽之下把水獭(音“塔”)果断地念成 “水赖”,并在近二十分钟的节目中,重复多次,该绰号便从此一夜上身!

杜宪的在校学习成绩远比她当初的考试成绩为好,甫毕业即成为中央电

视台的第一新闻主播。随著她们这批新人的荧屏亮相,“水赖”也就从此消失了。

杜宪才一出道,即成为中国大陆老百姓的偶象--这不能不说是奇迹!新闻播音员并无演技可言,与西方的头牌主播和“名嘴”们相比,拘谨的中国同行绝无潇洒轻松、幽默逗笑等收放自如的发挥空间。然而能在一个有限的平面中显出雍容大方、端庄贤淑来,唯杜宪一人耳!

象她这般有“观众缘”的主播,不但空前,而且欲再觅一个恐怕也很不容易了。事实正是如此,杜宪被迫退出荧屏后,观众至今未能释怀,视网膜上那一片空缺竟无后来者所能取代。

她的脸庞简直就是被数亿老百姓认同的中国的脸谱。

薛飞杜宪事件真相-杜宪与老公陈道明照片

那时,人们还不大晓得她的丈夫陈道明,直到他成功地饰演了电视剧集《末代皇帝》里的溥仪之后,才名扬天下,第一次从中国女性的“完美”形象的光晕背后凸现出来。

陈道明是天津人,在北京没房子。杜宪直到生下了女儿,仍未分到宿舍,只好各处“打游”。丈夫没日没夜地赶著排戏,女儿格格(满语“公主”之意,显然源自《末代皇帝》)要“面圣”也极为不易。直到杜宪当了全国政协委员,房子才分到手。

杜宪“贵”为政协委员,倒是比那些尸位素餐的花瓶委员们更关心天下大事。89年,**大潮迭起,杜宪、薛飞、张宏民等一群广播学院科班出身的一线播音员均义无反顾地支持**。那些资深播音员如赵忠祥、李娟、邢质斌等其实也持同样立场,只不过多了几分世故罢了。但倘无他们的心理支持乃至《新闻联播》组当班官员的默许或佯作不知,杜宪、薛飞等人又怎能在历史的瞬间镜头里成为中国人民良心的象征?

   89以后,杜宪、薛飞、张宏民都领受了一纸停止出镜播音的“组织决定”。中央电视台高层迅速换马,由军方人士接管。对播音员也实行“掺沙子”,由来自 军队广播电台的现役军人共同负责《新闻联播》,军方播音员的素质果然过硬,其铿锵有力的发音使人想起文革时期的高音喇叭.......

其后,处于“准军管”状态下的中央电视台要与每个播音员个别“谈话"。张宏民已接到了通知。杜宪正在发愁怎样应付这场"甄别"式的谈话,倒是薛飞的一个电话令她如释重负--“你甭著急了,谈话没有我们俩的份!”

杜宪的主播生涯就此结束了。她的家政水平因此而突飞猛进,每天挎著菜篮子逛农贸市场,于厨艺上渐有心得。日常除了学英语,就是相夫教子。陈道明得意地对旁人说:“我们家杜宪呀,大家风范,荣辱不惊!”

   投闲置散的杜宪终于接到一纸“组织决定”:调离播音组,去经济部作幕后编辑工作。她到经济部报到时,该部全体同人离座起立欢迎,鼓掌长达数分钟,令杜 宪热泪盈眶,不知所措这则花絮成了上峰为之皱眉的“新动向”后来当薛飞调到社教部时,电视台高层特别指示:不得搞任何欢迎仪式类的“小动作”。但据目击者 说,薛飞报到那天,仍受到了“热情而不过份”的欢迎。

薛飞杜宪事件真相-杜宪当年照片

 

后来,薛飞决然辞职,远走匈牙利。杜宪有全国政协委员之头衔,多少还有点保护伞,但也因此而不能“封金挂印”,象薛飞那样一走了事。她在经济部工作了三年,作编辑但不许打出自己的名字,只好在节目的工作人员表上用个化名--皓月。

我心如皓月。襟怀坦荡的杜宪开始钻研经济,又考进了中国科技大学干

   部管理学院的经济管理研究生班进修。从电视主播到经济部的编辑,她仍是出类拔萃,连年评"先进",她总榜上有名,同事们也从心眼里喜欢她。1991年 经济部拍电视片《老区行》,深入大别山区采访。某夜同事请她过去。杜宪一走进那间小屋,灯就熄了,一小片烛光亮起,映照著同事们为杜宪特制的生日蛋糕杜宪 哭了。

杜宪几年来“音容俱渺”,知名度反而更高,这恐怕是绝无仅有的。有关她的市井传闻,始终是众口相传的“热点”。

有一以讹传讹的小道消息:“末代皇帝”陈道明要和杜宪闹离婚了!向来热血澎湃的北京人听罢怒不可遏,嚷嚷道:丫的陈道明他敢,咱哥们儿抄家伙把他给废了!幸而陈道明和老婆的关系“铁”得很,这才免去被大卸八块的厄运。

   政协大会的电视报道一向甚为无聊,但很多人为了杜宪可能的瞬间上镜而专注于荧屏。杜宪不断收到国外寄来的访问、讲学、交流等邀请。但中央电视台高层均 不予放行。1992年,美国佛罗里达大学邀请她访问,台里仍然拒放,她终于递交了第一份请调报告。此后这类报告写了一大叠,三天两头往上递还未有回音,恰 好国际新闻广播电视交流中心(“梅地亚”)正式邀请她出任大型电视片集《中国小城镇》的主持人。杜宪欣然同意--她毕竟对电视专业魂牵梦萦。

1992年,摄制组行经云、贵、陕、川、藏,所到之处都掀起了“杜宪狂热”。在“鬼城”酆都,百姓如睹观音现身一般将她团团围住;在云贵高原,少数民族姐妹都把杜宪往屋里拉;在拉萨,西藏自治区最高行政长官设家宴款待她,并献上洁白的哈达。

杜宪还是往日的杜宪,风采依旧,只是摄制组里的年轻人已毕恭毕敬地尊称她为“杜老师”了。她既是整个80年代中国电视的象征符号,亦以自己的浮沉为中国的新闻从业者划出了一条良心的底线。

《中国小城镇》拍得到底怎样,又另当别论。这套片集在第四届上海电视交易会上是所有中国电视片中卖得最好的。日本NHK电视网、香港无线、台湾良世集团更不用说国内的各地方电视台了。这是杜宪几年来第一次正式出镜--就凭这还怕没有买主?

杜宪终于继薛飞之后离开了中央电视台,与“梅地亚”签了5年的合约。“铁饭碗”ˉ砸碎了,她成了一位“合同工”。

 

薛飞杜宪事件之薛飞

   对于大多数80后90后来说,薛飞杜宪估计一点也引发不起他们的兴趣,杜宪还好些,因为家庭的原因,还有一点可以八卦八卦的材料。对于我们这些准80 后的人来说,这两个名字也是模模糊糊的,内心不会有所激荡,时间是把残酷的刻刀,在人的脸上深深刻下它的印记,同时又很残忍的把那些相关的记忆磨平磨光。

   由于工作的原因,薛飞杜宪的名字突然被提得频繁了,而且还要接触,联络。现在的传媒大学也就是以前的广院,广院出了不少人才,关于广院的记忆也是充满 故事的。我们社最近在做一个丛书选题,命名为“传媒记忆”书系,首先从广院77级做起。77级学生在全国来讲,本身就是跌宕起伏大起大落的,而广院,因为 和光影和传媒相关,所以更见人生如戏之说。我们做了凤凰卫视的程鹤麟,他是广院77摄影班的,主持时事辩论会,虽受众有限,但影响高端,所以《电视师傅 ——凤凰程鹤麟》这个选题没有异议;马国力也是77摄的,虽然已从央视体育频道第一把交椅退下,但他对中国体育报道30年的亲历,也使《马上开讲——亲历 中国体育报道30年》这个选题名正言顺......我们用《胶片的美好时代》表现整个77摄影班的群像,另外,77播音系,77编采系的群像记录也在整理 中。

 

薛飞杜宪事件真相-薛飞照片

   薛飞杜宪就是广院77播音系的,这个班上很多人现在在播音主持界春风得意,毕竟广院的播音系在全国首屈一指,直至现在还堪称播音界的黄埔军校。我看了 他们全班的回忆稿件,说实在话,对于播音主持人来说,要求他们文笔好是苛求了,这些文章比起他们的声音来说,真的很一般。但薛飞杜宪的文章显得有些特别。 薛飞全文不着一字,只有一堆标点符号。书名就是一堆问号加感叹号。内文共三行,以问号和感叹号为主,逐渐加强,好像还有一个句号。记不清楚了,但这种写法 确实很适合他,他能说什么呢?从国外回来后,他在北京一所普通高校教书,还办着培训学校,如果不是经济所迫,估计他也不会做这件事。杜宪文章挺长,写得挺 认真,一看当初就是好学生,现在也很温和。她回忆了自己后来到凤凰卫视工作,在一次采访中差点落水身亡的经历,谈到濒临死亡那种窒息和奇妙的感觉。别的记 忆她什么也没有写,现在的她很低调地回到广院教书。

对于做不做薛飞和杜宪这两个人的选题,我们是有争议的。首先,他们的名字现在还是 不是限制词?应该是,也应该不是,我们如果只是截取记忆,那就不是。 其次,我们出了他们的书,到底谁还会看,谁还会买?毕竟23多年过去了,而且我们要回避他们风华正茂而又突然转戾的那一段记忆!还有人惦记他们吗?这两个 选题一直延宕着,悖论似的延宕着。另外,我们的纠结似乎也有点一厢情愿,因为他们两个人现在都很低调,想低到尘埃里,沉默沉默。尤其是杜宪,她的沉默是最 坚决的拒绝,她的温和包裹着厚厚的盔甲,你永远无法走近她。

前几天一则微博又掀起了一阵波澜。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曾经拍摄《小平您 好》的摄影师贺延光在他的新浪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那是薛飞的近照。文字是, 今天见到一位永远忘记的人——原中央电视台播音员薛飞。图片拍得真好,背景是一堵到顶的红墙,有点虚化处理,薛飞的头像在图片的下方,占图不多,但无论谁 看过都会深受触动。图片中的薛飞,如愤怒但显老态的狮子,刚毅,充满力度,但写满衰老,甚至可以说是未老先衰。贺延光老师的微博在此之前可以说是波澜不 惊,但这则微博如石块扔进古潭,激起意想不到的回响。

霎那间转帖评论过百过千上万,现在还在增加中,已经近3万的转帖!我深夜认真阅读了 这些评论和转帖,居然发现自己的眼睛湿湿的,我对于政治并不关 心,政治是即时性无生命的,让我感怀的是薛老师作为一个大写的人,这么多年来走过的路和不变的神情,以及回帖转帖的两三万人对他的挂念,对历史,对历史中 的自己的那些回溯。20余年,我们都老了,曾经的青春,曾经的热血现在都被时间,被生活的诸种如意不如意磨平了。有些记忆就这样深藏内心了,深深藏起,甚 至于真的忘却了。薛飞的神情拉扯开了很多过来人的心扉,我能感受到!从一个出版者的角度讲,应该高兴,还有那么多人记得他,甚至爱他,书应该有市场,我们 对于选题行否的纠结应该由此解开了。

薛飞杜宪事件经过

25年前的初夏,北京城充满了骚动和不安。那晚《新闻联播》里两位播音员杜宪和薛飞,他们换上了一身黑衣,满脸泪光、一脸哀伤。播到学生运动被镇压时,杜宪语速极为缓慢,声音哽咽,无限悲痛──打动了关注国家命运的千千万万个中国人。

 

薛飞杜宪事件真相-薛飞杜宪黑衣黑裤黑领带主持节目

   薛飞打着黑领带,那无法掩饰的难过和愤怒,凸现了民族的良心和人类的良知,展示了无声的抵触与声讨。 89年,镇压学生运动大潮迭起,杜宪、薛飞、张宏民等一群广播学院科班出身的一线播音员均义无反顾地支持学生运动。杜宪、薛飞等人又怎能在历史的瞬间镜头 里成为中国人民良心的象征?请大家记住这黑色的日子”这是20年前杜宪在《新闻联播》中的最后一句话。

那天晚上之后,再也没有在《新闻联播》看到过他俩,直到他们离开CCTV。第二天,接任《新闻联播》主持的是李瑞英和罗京。一个真正的新闻传媒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在面对如此惨烈的事件时,以巨大的勇气和人生的代价,来表达对黑暗现实的抗争。

 

 

 

关键词: 揭秘 事件 故事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