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冒牌大英雄_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会师(十九)-笔趣阁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0-12-09 14:25 浏览:
    贝尔纳多特上将,请允许我代表整个查克纳,向您示感谢。激动的查克纳上将拉宾斯基挤到贝尔纳多特面前,一把抓住了贝尔纳多特的手。有着一蓬大胡子的嘴唇因为心情过度激荡而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这是个奇迹!”

    拉宾斯基的话,引来了围在一旁的将军们同声附和。

    无论是西利亚克的侯塞尼,斐扬的麦金利,莱恩的尤里斯还是普迪托克的赫斯特~将军们此刻看向贝尔纳多特的目光,都格外不同。

    俘虏汉弗雷的重要性,已经毋庸置。在三上悠人成功偷袭沧浪星之后,说匪军舰队挽救了整个雷斯克战局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十九集团舰队还在,长弓星系也还在!原本是最大隐忧的汉弗雷舰队,却由一波汇合三上悠人后可以摧枯拉朽的洪峰,变成了一滩死水。这样的战果,也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要知道,现代战争,打的是经济,是军事实力,是后勤运输保障。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将所有的军队都投入到战斗或战斗预备状态。动员集结一支部队,所需要的,是远远过这支部队数量的的人力和庞大的物力资源。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如果长弓星系失守,处于战斗状态的汉弗雷舰队和随时都能投入战斗的德西克第五舰队要北上雷斯克投入战斗,只需要两三天时间!而这么短的时间里,斐盟的预备部队根本无法完成繁复的战前准备工作,呢,更别提进入雷斯克投入战斗了!

    “拉宾斯基上将,别忘了,我们是盟军。”贝尔纳多特摆了摆手。脸上镇定谦虚,双眼中,却闪动着激动光芒。

    他在知道胖子的行踪之后,想象过一万种可能生的情况,却没有想到,胖子竟然以一支杂牌舰队活捉了汉弗雷。以至于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他地脑子,竟是一片空白!

    虽然贝尔纳多特明白,那个目光短浅的家伙恐怕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雷斯克星系和全局,一切作为,都只不过是因为接应藏锋舰队的需要而迫不得已。可是,这份人情这份功绩,胖子却是实实在在地为勒雷联邦挣下了!

    贝尔纳多特在指挥部地日子并不好过。

    勒雷已经四分五裂。即便汉密尔顿地死让斐盟民众认识了一个不屈地勒雷联邦。即便弗拉维奥为勒雷在联盟议会中争取到了一定地话语权和物资援助。可是。已经在几年战争中耗尽了全部地勒雷联邦。在盟军中依然避免不了受到有意无意地忽视。

    这很正常。政治上。勒雷或许还能作为斐盟地一个成员国。因为四年地卫国战争受到尊重。可在军事上。失去了都和百分之七十兵力地勒雷。实在没有什么让这些以拥有地军事力量为话语权地将军和他们地军队重视地地方。

    在亚特兰蒂斯星系。忠于勒雷流亡政府地几个联邦州剩下地军队。连自己地保护不了。还需要看费斯切拉领导地东南联军地脸色。而在查克纳地联军基地里。勒雷也不过只有几支分舰队和几个装甲团而已。所有集结在联合指挥部旗下地军队中。勒雷军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因此。在战争地进程演变到东南战区地重要性日益凸显地时候。勒雷联邦却已经在其他人眼中。沦落为一个无足轻重地看客。

    虽然东南战局正在进行演变。虽然贝尔纳多特人在指挥部。可是。没有任何职权地他。却只是会议桌上地一个陪衬。电子推演台前地一个扛着上将军衔地参谋!

    没有人征求他的意见,就连一些他这个级别可以接触到的情报,都被参谋部有意无意的忽略了。除了例行的联合会议之外,许多重要的战略会议,都没有通知他。

    政治,需要用力量来说话,战争,更是如此。这一点,贝尔纳多特比谁都明白。

    面对内心中的这种近乎于屈辱的无奈,身为勒雷最高军事长官,现任勒雷军部席上将的贝尔纳多特,只能沉默。

    他必须呆在这里,他也必须忍受这一切。因为汉密尔顿,米哈伊洛维奇,弗拉维奥还有所有为了这个国家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的人们都在看着他。是他们共同为勒雷选择了这条路。勒雷联邦,想要重新站起来,就必须坚持自己的生存哲学。就必须依照游戏规则,保持自己不被抛弃出局!

    哪怕呆在指挥部的每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他也要坚持下去。勒雷已经熬了四年了,再熬上四年,四十年,贝尔纳多特都不在乎。

    人情冷暖,到了他这个年纪,已经看得无比通透了。

    原本,在得知胖子启程到长弓星系之后,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胖子能和拉塞尔顺利会师,在玛尔斯经营勒雷最后的一点元气,等待时机。可没想到,等到现在,却是一干掌控着整个战局进程的将军们,看向自己这个无足轻重的配角,震惊而嫉妒的目光。

    没有人想到,在战局忽然生危险的时候,是勒雷人,为他们赢取了挽救一切的时间!

    贝尔纳多特真的很想笑。

    现在起,所有在战前已经将勒雷视为无关紧要角色的人们都将明白一个铁铮铮的事实——这场战争,勒雷已经打了四年,还将继续打下去。从一开始勒雷就不是配角,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

    任何人,都不能轻视这个在战火中抗争的国度!勒雷人用一艘驱逐舰拿下整个玛尔斯自由港,也用一支连B级舰队都算不上的舰队,左右了整个东南战局!

    嘴里客套着,满面红光的贝尔纳多特,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一丝得意。

    死胖子,干得漂亮!

    又有人6续上前向贝尔纳多特表示祝贺。尽管许多人都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在眼前明摆着。

    作为一个紧密的国家联盟,斐盟有着数百年来形成的法律和制度,非常严格。

    系斐盟各成员国团结一致的基础。无论是强大的斐查克纳共和国还是每年一换的轮值主席国,乃至联盟地最高权力机构斐盟联合议会,都不能随意破坏这些法律和制度。

    正是这些法律制度,在数百年来,不断地将斐盟各成员国从经济,政治和军事等方面,进行融合。现在地斐盟,虽然在政治上,还是各国自治。可是,在经济上,文化教育上,早已经是互为一体。尤其是军事上,更拥有一套完整的联合制度。

    在斐盟军事体系中,各队,被按照一个严格的评定标准,分为六个等级。不同的等级,除了代表不同的战斗力评定之外,也代表着不同的权利和地位。

    从最低的五级部队到最高的特级部队,每上升一级,士兵地待遇,军官的地位,军队地武器装备,军部地重视程度都是成倍的提升。而在战时,高级部队更是享有地补给,运输,救援,空中支援,远程打击支援,信息支援等方面的优先特权。

    别说特级部队和一级部队,能被斐盟联军指挥部评定为二级部队地,都是各部的宝贝。许多中小型国家,在斐盟联军中,甚至只拥有三级作战部队。

    这种等级,在大战开启之初,还不怎么显眼。可随着战争地进程,随着斐盟联军越来越紧密的合作,随着斐盟议会在经济,资源等方面对各国的控制越来越强,让自己麾下地部队通过考核或积累军功向上迈那么一级两级,就成了所有将军最迫切的愿望。

    除了军队本身获得地特权和地位之外,一支高等级部队,还代表着在联合议会,在联军指挥部中地言权!

    而按照斐盟的军事制度章程,以匪军在长弓星系取得地战绩,给他们一个二级,甚至是一级部队的编制也毫不为过。毕竟,他们在长弓星系地战斗,间接地挽救了整个东南星系的战局。时势造英雄,这一个浪头,恰好就被他们给赶上了!

    除了几个大国地王牌部队,整个斐盟联军之中,能被评为一级部队的,能数出几个来?无论在那个战区,一级部队,都是核心中的核心,主力中地主力!

    如果勒雷真出了一支一级部队,那往后,勒雷在联盟中的地位,也自然水涨船高!

    几位来自普通小国地将军,看向贝尔纳多特的眼神,自然不自然地已经带着一丝羡慕乃至嫉妒了。他们想不明白,那汉弗雷,怎么就这么低能,居然让匪军给爆了旗舰,来了个射马擒王。

    “田行健田行健等等”一位一直在旁边凝神苦思地上将忽然叫了起来:“就是那个打下了玛尔斯自由港的田行健?!”

    显然,这位来自于西北战区地将军,并不怎么了解勒雷的英雄。

    一听这位上将的叫声,许多将军,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庆祝了半天,到现在,他们才将名字和人物联系起来。这只是他们脑海中一个不算陌生的名字和一个模糊的印象而已。勒雷这个国家,对庞大的斐盟来说,实在太小了。

    人群一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先生们”

    麦金利的声音,让喧嚣的作战室大厅安静了下来:“我想,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拿出一个不怎么公平的合同,让被俘虏的汉弗雷先生,在上面签字。”

    麦金利的调侃,引来了一阵笑声。

    将军们相顾莞尔,自沧浪星落入三上悠人手中以来的沉重压抑,都在这一刻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尤其是一左一右站在贝尔纳多特身旁的查克纳上将拉宾斯基和中将马奇拉,更是乐呵呵地眉开眼笑。毕竟,查克纳是这场胜利的直接受益!

    “道格拉斯将军。”一番低声商议后,麦金利转过头看着虚拟屏幕,笑着道:“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指挥部毕竟不在前线,无法给出具体的指导。要知道,你们所做的一切,已经完全出了我们的想象。给汉弗雷先生的不平等条约,只能由你们自行起草了。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等候你们的好消息,准备好勋章,等你们回来!”

    着,麦金利顿了顿,和将军们交换了一个眼神,收敛笑容,接着对道格拉斯道:“如果要说唯一地要求,那就是希望你们无论如何,也要守住长弓星系至少七十二小时!相信沧浪星地战报你已经看过了,我们需要时间来完成对雷斯克的增兵。在这段时期,我们不希望东南主航道通往雷斯克的跳跃点,出现任何一支西约舰队,这对整个东南战局都至关重要!”

    麦金利一番话,将军们纷纷点头。

    联军指挥部虽然负责整个斐盟联军的作战部署,可是,在具体作战上,是绝不可能进行远距离指导的。那种不在前线不明情况而随意指手画脚的人,要么是不懂军事,要么就是脑子被屁熏过了。

    战场上,忌讳一切想当然的决定。

    即便是军神黑斯廷斯,通常也只掌握大的战略方针并在战前对重要战役地作战计划进行审核,而一旦战役开始,一切权利都在前线指挥官的手中。除非有极其精确地情报支持或现极其重大地战略失误,否则,后方不会对前线有任何干预。

    在场的将军们,当然不会犯这样地错误。长弓星系的战斗,本来就在他们地掌控之外。此刻的战果,已经是意外之喜。与其不明情况地指手画脚,倒不如下达个战略上的要求就放开限制,让道格拉斯他们自由挥。

    “是,麦金利上将!”道格拉斯立正敬礼。汉弗雷在胖子手上,即便得到太大的好处,拖住这支舰队几天时间,还是能够完成地。

    无论是道格拉斯,还是指挥部的将军们,都没想过让整个汉弗雷舰队投降。毕竟,在现代战争中,没有谁会认为俘虏了对方地指挥官就等于取得了胜利。少了汉弗雷,

    他地军官。在战场上,比纳尔特人还占据着一定的刻比较现实地,是利用汉弗雷和两支皇家象级舰队特殊的关系,尽量争取一些利益。

    “道格拉斯中将,”这时,电子推演台边,响起了一个冷冰冰地声音:“汉弗雷现在是在田行健少将的舰上?这位田行健将军,现在能够联络上么?”

    众人纷纷回头,说话地,自然是李佛。

    与脸上自觉不自觉带着兴奋的一帮将军比起来,李佛依旧是一副冷峻如铁的神色,而且,看起来比刚才更冷了一分。

    沉浸在喜悦中的将军们没有现,推演台下,李佛的拳头,已经攥得青白。

    这支忽然冒出来的军队,让他恨之入骨!

    如果不是他们,斐盟将面临一场严重的失败。而能挽救斐盟的,只能是他——阿尔克佛!

    这场战争,他已经旁观得太久了。他不能等到一切失去控制,不能等到那个人从容将一切按照那个人自己的意志过度。他必须投入战争,只有战争,才能让他和他的军队获取鲜血的浇灌滋养,壮大成长横扫天下。

    他不想错过这次机会。即便错过了,他也要再创造一个出来!

    这是李佛军团,介入战争的最好时机!

    “是的,长官。可以联络上,长官。”道格拉斯沉声道:“匪军舰队与我十九舰队已经完成编组,我现在就可以”

    “不用”李佛摆了摆手,打断了道格拉斯的话。微微皱着眉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田少将隶属于我玛尔斯方面军,怎么他会出现在长弓星系?”

    “这个”道格拉斯并不知道胖子现在的情况,一时有些踌躇。而站在李佛身旁的其他人,则脸上一僵,纷纷拿眼去看贝尔纳多特。

    李佛的话,提醒了在场许多知道内情的人。

    田行健归于玛尔斯方面军领导,当时是引过一场议论的。

    对于斐盟摘桃子的行为,许多人私底下其实有些不齿。可是,斐盟联军毕竟是以斐扬共和国为,当时的勒雷也没有保卫胜利果实的能力,在没有违反章程的情况下,这样的情形,大家只看着罢了。不过,对于田行健划归玛尔斯方面军这件事,倒是记忆深刻。

    而现在,在玛尔斯方面军已经在苏斯舰队的攻击下败退转进时,原本应该在玛尔斯战区接受玛尔斯方面军领导的匪军,竟然出现在了遥远的长弓星系,这显然有些说不过去。

    即便匪军没有正式列入斐盟联军的编制,可他们的指挥官田行健,却是玛尔斯方面军的第一军军长!

    道格拉斯和田行健,并没有战前的联合,指挥部也没有下达让匪军增援的命令。那么,他领着他这支数量不明,战斗力不明,组**员也不明的匪军,到长弓星系去干什么?

    如果说匪军舰队是卡罗莱娜派去长弓星系的,恐怕连傻子都不会相信。长弓星系跟玛尔斯方面军无关,况且,卡罗莱娜也没有这份未卜先知的本事和舍己为人的精神。

    一时间,作战室里一片沉默。

    一方面,匪军的功劳,摆在面上实实在在。另一方面,擅自行动,不服从命令,也是军中大忌。况且,这位勒雷少将,以前也是有前科的!

    “长官”沉默中,道格拉斯开口道:“玛格丽特上校,现在在匪军舰队。”

    “玛格丽特?!”麦金利骤然一惊。

    道格拉斯的这一句话,虽然在外人听来,显得有些答非所问不着边际,可是麦金利却知道其中的言下之意。自苏斯进攻玛尔斯以来,他就没有联络上玛尔斯方面军,对于玛格丽特的安全,十分担心,没想到,玛格丽特竟然没有和卡罗莱娜在一起,而是跟随匪军去了长弓星系。

    事情开始变得复杂了。玛格丽特在匪军舰队,究竟是她个人的意思还是,黑斯廷斯的意思?如果是黑斯廷斯的意思,那么,在场的人中,恐怕谁也没有质的权利。玛格丽特和黑斯廷斯是什么关系,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么?

    霍然回头,麦金利看见李佛的脸,阴沉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普通民众士兵,都以为李佛是黑斯廷斯的第一接班人,可在斐盟高层,谁不把玛格丽特看做真正的第一接班人?

    以玛格丽特的天赋,以她跟随黑斯廷斯二十年受到的培养教训,以她的身份,还以斐盟上层那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都不可能让李佛来掌控一切。李佛是一把钢刀。也许无坚不摧。可是,他越锋利,就越需要被控制掌握!

    “胡闹!”

    李佛一声厉喝。目光闪动间,心里已经不知道转了多少念头。

    这场战争,他一直关注着,他比任何人都用功。关于田行健的资料,以及现今的局势,瞬间就在脑海里转了几圈,嘴里哼声道:“她怎么会在那里。”

    着,李佛徘徊两步,霍然站定,看着麦金利道:“麦金利上将,我建议,指挥部命令田行健将军立刻将汉弗雷移交给道格拉斯,并即刻启程,护送玛格丽特上校回阿克萨。玛格丽特上校身份特殊,不适宜呆在长弓星系。”

    “另外,查克纳李存信元帅被困沧浪星,指挥部既然无法立刻派兵,我想,不如让田将军借回程之机,前往营救。要知道,除了李元帅之外,同时被困的,还有联盟机甲研究试验小组。小组成员中,有六名是勒雷科学家。其中”李佛回头看着贝尔纳多特,面无表情地道:“还包括勒雷专家组的席科学家博斯威尔先生。”……后面还有一章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