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无双_ 166.第 166 章-笔趣阁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0-12-05 07:55 浏览: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崔不去略略扫了一眼, 就道:“这里原来不住人的吧?”

    凤霄微微笑道:“住人是住人的,只不过原来是奴婢住的侧间,我让人重新布置了一下, 暂时就作为解剑府的刑房吧。”

    面对这样赤|裸裸的威胁,崔不去道:“阁下的意思, 是要对我用刑了?”

    凤霄半蹲下身体, 与他平视:“你看,你的反应, 就半点都不像一个无辜的普通人, 让我怎么可能不怀疑你?”

    崔不去无奈道:“你好歹也讲讲理, 难道我现在大声喊冤, 你就会放过我了?秦氏就算与紫霞观有什么瓜葛, 那也是从前的紫霞观, 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女子!阁下想必也将紫霞观上下搜了个遍, 难道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了吗?”

    凤霄道:“本城有香火更盛的白云观, 你为何不去那里?”

    崔不去:“宁为鸡头, 不为凤尾。紫霞观百废待兴, 我若扶植起来,往后便是我说了算,总比寄人篱下来得自在, 这个道理,不需要多说吧?”

    凤霄摇摇头:“不合理。两个月前, 琳琅阁刚刚放出消息, 说今年的拍卖要在六工城分号举办, 不早不晚,你就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巧得让人生疑。于阗使者死了,秦氏连同珍宝失踪,说不定那珍宝在外头遛一圈,又会出现在六工城内。你是为了什么而来?秦氏?还是珍宝?东西到底藏在哪里?紫霞观,还是琳琅阁的拍卖会上?”

    崔不去:“阁下的话,让我越发听不懂了。”

    凤霄:“没关系,你在这里好好想一想。什么时候想通了,就告诉我。”

    崔不去道:“我身体向来不大好,恐怕经不起什么严刑拷打。”

    凤霄意味深长道:“你以为身体上的痛楚,就是这世上最难熬的了吗?”

    他说罢,也没等崔不去回答,就起身往外走。

    裴惊蛰看了崔不去一眼,紧随其后。

    片刻工夫,屋里的人都撤得干干净净。

    几盏烛火熄了,门一关上,屋内立时变得昏暗。

    随即,外面支起的窗户也都被拉下来,不知凤霄吩咐了什么,每个窗户又在外头被封上几层黑纱,将仅有的一点光亮彻底隔绝。

    这会儿的屋子,是彻彻底底的伸手不见五指,外面别说脚步声,连一丝虫鸣鸟叫都听不见。

    静夜引幽思,文人多戚戚,但那是在有松风明月相伴下的幽静,一旦寂静到了极点,反而变成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崔不去在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脸色就冷了下来,不复刚才特意表现出来的无奈和愤怒。

    等到窗外被蒙上黑纱时,他甚至还轻哂一声。

    崔不去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五感尽失,人在极度安静与无聊之中,就容易胡思乱想,进而神智混乱。

    没有人说话,哪怕大喊大叫,听见的也只会是自己的回音,不知道外面是白天或黑夜,一天两天还好,到了第四第五天,乃至十天半个月之后,就会忘记时间的流逝,最后会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是死了,身处阳间还是地狱。

    任是再硬气的汉子,在这样无声的折磨下,只怕最后都要痛哭流涕地求饶。

    崔不去就曾亲眼见过,一个擅长双剑,在江东武林赫赫有名的江湖人士,被迫在这种屋子待上半个月,出来之后他浑身布满伤痕,那都是他自己划出来的伤口,他只能通过自残的疼痛,来感知自己还是个活人。

    杀人不见血,解剑府多的是这种手段。

    现在,这样的手段被用在了崔不去身上。

    想必凤霄早已笃定,任凭崔不去有再多古怪,在这种屋子里待上半个月,也绝对不可能捱过去的,到时候自然有问必答,是真是假一目了然。

    崔不去拎起蒲垫,在屋内摸索,找到一根柱子,背靠着盘腿坐下。

    他不会武功,但也学过一些呼吸吐纳的养生功夫,闭上眼开始循环反复地练,脑子放空,将一切杂念摒弃在外。

    虽然有些和尚道士可以动辄入定数天乃至十几天,但那毕竟是从小四大皆空修炼精深的大拿,寻常出家人尚且没法比,更不要说在十丈软红中打滚的普通人。

    崔不去能忍耐多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但他知道,凤霄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自己。

    解剑府,不会只有这点手段。

    ……

    “郎君,三天了。”裴惊蛰将一瓯新茶放下,道。

    “嗯,什么三天?”凤霄正低头在看且末城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漫不经心应道。

    “那位崔观主在那间屋子里,已经待了三天了,他不会武功,再待下去,恐怕会出事。”裴惊蛰提醒道。

    “你自己手上也没少沾过人命,怎的突然对一个道士怜惜起来?”凤霄抬头瞟他一眼。

    裴惊蛰冤枉道:“属下这不是怕坏了您的大事么,此人既然可疑,若是死了,岂非断了一条重要线索?”

    凤霄不答他,将手中信笺递过去。

    裴惊蛰接过,仔细看完,咋舌道:“果然是天池玉胆!为了讨得陛下欢心,派兵帮他对付突厥人,于阗王这回算是下了血本了!”

    凤霄:“尉迟金乌死了,于阗王会重新派使者过来,但案子必须查清楚,玉胆也必须找到。”

    裴惊蛰笑道:“若是这案子破了,恐怕您就彻底避不开襄国公主了,这下子您离京的初衷不也……”

    话未说完,他被凤霄眼尾轻轻一扫,差点咬住舌头,赶紧收敛嬉笑,正色道:“属下判断,秦氏的失踪与玉胆有关,找到她,应该就能找到玉胆。”

    玉胆在城外失踪,凶手携带玉胆,只能去两个地方,要么入六工城,要么直接奔往且末城。

    但且末通往于阗,这一去就等于走回头路,对方不可能带着宝物一直在野外躲藏,最有可能的便是在六工城蛰伏下来,借琳琅阁拍卖之机,再稍作伪装,过明路运送出去。

    裴惊蛰:“现在与秦氏有关,一共三条线索,玉佛寺暂时没有发现古怪之处,那里很可能只是秦氏用来混淆视听的;紫霞观那边,属下带人搜查了几遍,亦无可疑;唯有秦妙语之前寄住的姑母家,已查到,她姑母一家迁往金城居住,半个月前金城起火,据查是秋干物躁,孩童玩火不慎之故,她姑母一家大小六口人,也都死在这场大火里。巧的是,他们一家死的时候,差不多应该也是尉迟金乌从于阗出发,前来中原的时候。”

    顿了顿,见凤霄没有打断,他就继续道:“所以属下怀疑,这秦妙语的身份,应该从头到尾都是假的,她处心积虑,不过是为了博取尉迟金乌的注意,与他一道去于阗,接近天池玉胆。”

    凤霄道:“她给尉迟金乌当了四五年的妾室,又怎会在四五年前,就料到于阗王这次必定派尉迟金乌出使中原?”

    裴惊蛰一愣,随即意识到自己思路上的失误:“那,会不会是真正的秦妙语,在尉迟确定出使之后,就已经被换掉了?”

    如果要将于阗使者之死嫁祸大隋,最好的选择是让尉迟金乌死在隋朝为其准备的驿馆里,顺便偷走玉胆,才能最大限度挑拨大隋与于阗之间的关系。

    但这样一来,秦氏作为尉迟金乌最宠爱的妾室,免不了就要进城,跟六工城的亲朋旧友打交道,她的身份极有可能暴露,但最容易暴露她的,肯定是她昔日的至亲姑母一家,所以秦氏的姑母就必须死。

    也许是计划有变,导致秦氏不得不在城外动手,也许动手劫杀的,跟秦氏不是一路人,这桩案子扑朔迷离,就连他们,一时半会也暂时无法拨开迷雾。

    裴惊蛰道:“属下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让赵县令限制每日出入城门的人数,亲自带人在那里仔细搜查,绝不让他们易容夹带,不过,琳琅阁那边,就有些麻烦。”

    凤霄微微皱眉:“什么麻烦?”

    裴惊蛰苦笑:“琳琅阁背后有陇西李氏与博陵崔氏的份子,又有乐平公主撑腰,陛下向来对乐平公主心怀愧疚,多有纵容,您也知道,只怕凶手有意利用这一点,将玉胆混入这次拍卖之中,再光明正大带出城。”

    凤霄长身而起,嗤道:“乐平公主又如何?还不是得屈从父兄,随波逐流。琳琅阁拍卖,何时开始?”

    裴惊蛰:“明日,属下已命人暗中盯着他们一举一动,一旦拍卖会上有何可疑之物,立时就将其扣下。”

    凤霄:“尉迟金乌一行死在城外,此等大事,他们不可能没有耳闻,行事只会加倍小心,你……”

    他话未说完,外面便有解剑府侍从匆匆入内。

    “郎君,如意客栈有斗殴,出人命了!赵县令着人过来,先请您过去瞧瞧。”

    寻常斗殴命案,犯不着惊动解剑府,赵县令会找过来,只能说明命案双方的身份他得罪不起,想请凤霄这尊大佛去坐镇。

    凤霄嗯了一声:“我过去。”

    裴惊蛰忙请示道:“郎君且慢,那位崔观主,如果他还不肯服软,要如何处置?”

    凤霄道:“给他用点奈何香吧。”

    裴惊蛰露出惊诧迟疑之色:“万一他熬不住……”

    凤霄:“人废了也无妨,留一口气就行。”

    他面色淡淡,凉薄之意若有似无。

    县尉刘林抬起头,看着风渐止,雪渐停,不由长长出一口气。

    作为六工县的县尉,于阗使者死在城外,朝廷追究下来,他肯定难辞其咎,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哪路贼匪如此胆大包天,竟连别国使者都敢劫杀。不过话说回来,这几年也没听说过六工城附近有特别嚣张的匪寇,那些小打小闹的飞贼,都不敢在城外为患……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跟在后面翻看尸体。

    捕役们七手八脚,把周围积雪清扫大半,横七竖八的尸体逐渐露出,大部分都是像刚才的死者一样,喉咙一刀毙命。

    只有马车里的华服男人,是胸口被利刃贯穿而死。

    刘林随手捡起半插在雪地里的长刀察看,忽然惊呼一声:“突厥长刀!”

    “这里也有一把突厥长刀!”又一名捕役喊道。

    刀刃卷起,残血犹存,这是一把已经杀了许多人的刀。

    难道真是突厥人干的?!刘林很震惊。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谁都知道突厥与大隋双方战火一触即发,边境时常枕戈待旦,不敢松懈,突厥人对于阗小国意图投靠隋朝不满已久,此时在大隋境内杀害于阗使者,肯定令于阗人怨恨大隋,从而挑拨两国关系。

    刘林的想法代表了绝大多数人的想法。

    到此为止,案子已经差不多可以被定性了,但刘林忍不住为接下来的善后头疼:突厥人在这里出没,说不定也潜入城内了,最近琳琅阁要在六工城分号举行一年一度的拍卖,天下富贵闲人,江湖三教九流,都不约而同往这里汇聚,这时候再出一桩涉及于阗使者的凶杀案……

    他几乎可以预见自己接下来的处境,只要一顶办事不利、让突厥人潜入境内杀害于阗使者的黑锅扣下来,就能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想到自己可能很快会失去县尉的位置,刘林就觉得眼前一黑,手脚发软。

    贵人的手下,刚才那个姓裴的年轻人,正从翻倒的车厢内钻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八宝小柜。

    这种八宝小柜,是近年来从京城开始流行起来的款式,小巧玲珑的三层,拉开之后里面又有八格,可以放置胭脂水粉和各式蜜饯零嘴,放置在车厢内很是方便,因而深受妇人喜爱。有些显贵人家的女眷,其八宝小柜更是极尽奢华,不仅装饰玳瑁玛瑙,还镶嵌宝石玉珠,已然从实用器具变成互相攀比炫耀的珍贵摆设。

类似网站: